丝瓜影视app草莓

☆、1248_研究现

大师兄:“裴冰身上有你的气息, 所以他会受到影响, 这个不错,但他毕竟不是你, 烈厄一方面会特别关注他, 另一方面又不会锁定他,这种矛盾反而有助于裴冰行动。当然, 你要提醒他, 让他别冲动,尤其不要再跟喻桥生冲突。”

我:“我知道了。”

大师兄拍拍我的肩膀:“离宗之前联系我,我同意了你才准出去, 否则我让防御大阵把你打下来。”

说完没等我回应他就走远了。我看着他远去的方向心想:大师兄没权限控制防御大阵吧?他只能向戒律处打申请,戒律处批了才……戒律处……老爹……我被老爹暂时禁足了?

有这么严重吗?

来说说丹修峰研究现的事情吧。

我在烈厄森林中炼制了两轮,得到了两份主产品和六份副产品,这所有的产品大部分留在了烈厄, 或者正准备还给烈厄, 还有给了喻桥也算变相还给了烈厄。地莓炼制出的大通明果瓤属于直接留在烈厄的, 当时和我一起做任务的弟子带了一些回云霞宗。

丹修峰确认这果瓤的确有榨取修士灵力、让修士灵力在短时间内爆出来、显著升级战力的效果, 副作用是等效果过去了后修士会脱力。此外, 这果瓤内服后对内伤还有治愈效果。假如灵力被激时不释放出来, 而是压住灵力使其在体内按照修炼的运转轨迹流转,对疗伤、提高修炼效果都有好处。

当时的研究到这里就中断了,虽然我提交的任务记录中已经说了那果瓤就是我炼制的,但一时半会儿我有事要忙,丹修峰也没顾得上找我探讨此事, 等我和他们都有空时,我又开始大量炼制通明果了,他们一看:同类玩意,于是不用问了,直接研究成品吧。

大体上,我在云霞宗内炼制的通明果瓤和从烈厄带回来的果瓤是相似的,除了一点,我在云霞宗炼制的通明果瓤,效力明显要温和一些,这些果瓤内服也会激灵力,但不是激到让修士失控的地步。

☆、1249_所属地

小清纯格子少女的纯真风韵

丹修峰仔细研究后认为,是原材料蕴含灵气所属地的原因。我在云霞宗内炼制的都是含着云霞宗的灵气,而我在烈厄炼制的则含着烈厄的灵气。当这种灵气被大幅度提纯后,产生了质变,有了地域保护和排异性。

也就是说,我在云霞宗炼制的通明果对云霞宗弟子最无害,其他门派弟子和散修还有凡人用了,虽然因为通明果本身的性质,也不会有长期的副作用,但使用过程中却可能让自制力不强的人出现失控。

不过我现在炼制的通明果都是一小颗一小颗的,糖豆似的,即使是外人使用,因为剂量的问题,除非自制力实在差到不行,否则都不会失控,而且现在的通明果,果肉包裹着果瓤,使二者都更稳定,这种稳定不仅体现在储存上,也体现在使用上。即使有人一次吃了很多,凡人不好说,但修士是不太可能失控的。

同样的,我在烈厄炼制的那些东西,外人用的话也会有一些不太好的效果,但因为是我炼制的,上面有我定下的规则,所以云霞宗弟子用的话受到的副作用又会低于其他人。

烈厄不是门派,它没有自己的功法,包括那些常年在烈厄内活动的散修,对烈厄而言也是外人,而且还是很讨厌的、老是从自家偷东西抢东西破环东西的外人,烈厄内的东西对这些人都有排斥性。真正能被烈厄定义为自己人的,可能只有喻桥、佟伸和关蛟,连曾有资格竞争烈厄控制权的邹寰,当他竞争失败后,应该也被算作外人了。

所以,我用烈厄地莓炼制的通明果肉,喻桥吃了的感觉应该跟我吃的感觉不一样,我这个炼制者吃的感觉跟老爹、惠菇长老、大师兄吃的感觉也应该有轻微的差别。

我用产自云霞宗的原材料如何炼制、服用都没关系,兜兜转转都是自家的,但用烈厄的炼制,作为外人用了烈厄的原材料炼制出了能对烈厄造成比较大影响的东西,后果就有点严重了。尤其当喻桥服用后,借助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效果的效果,对他掌控遥镶秘境,甚至掌控与遥镶秘境互为镜像的烈厄森林,产生了助力,助力还不小。

☆、125o_躺枪

以裴冰的观察所得,喻桥在烈厄的权限过大了,即使他是遥镶秘境的主人,他也不应该能够掌控遥镶镜像的烈厄森林。他应该是烈厄森林的贵客,而不是主人,他现在的做派已经喧宾夺主,失衡了。

失衡了,烈厄森林就会作出应激反应。它的反应对象会是谁呢?喻桥?可喻桥即使作烈厄的主人不够格,他也是毫无疑问的贵客,自己人。要找麻烦当然是要向外人下手,比如,导致喻桥地位失衡的重要因素,也就是我。随着喻桥举动的越来越过界,烈厄对我的看不顺眼也会越来越激烈。

我这枪躺得真是……

经验教训:入口的东西别乱送。

让喻桥收敛行为就不用指望了。好好跟他讲道理他很可能不会听,云霞宗去跟他讲道理他还肯定要对着干。武力威胁本来是比较简单的方法,但是虽然惹火烈厄的直接责任人是喻桥,烈厄却又还会保护他,就像不讲道理的家长无论如何都会保护自家熊孩子。如果有人在烈厄内对喻桥动攻击,烈厄会更怒,且不管到底是谁动的攻击,烈厄都要算一笔账到我头上,因为是我促使了喻桥在烈厄内获得过度权限,进而导致喻桥在烈厄中流连忘返。

我冤……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是,烈厄虽然会对外界作出反应,但它本身并没有意识,它的一切反应都是本能,是预订规则中的条件反射,也就是说,没法跟烈厄讲道理——喻桥是主观上拒绝听大道理,烈厄则是客观上听不了大道理,最终的结果就成了这俩都是,要么暴力打到他们跪,要么只能顺着他们的性子来。

不讲理的家伙有时候过得可真舒心。

为了我的安,需要平息烈厄森林对我的不满,理论上有两个办法,一个是喻桥乖一点,让烈厄森林舒坦了,它就会忘了我的连带责任,这显然行不通,所以只能是第二种方法,绕过喻桥,我本身让烈厄舒坦。

怎么舒坦呢……喂,别瞎想,我说的是正经方法。再说烈厄森林跟人类的审美不一样,色诱得让跟它同类的森林去,我上没用。咳,真的说回到正经的。

为了让烈厄不再迁怒我,在无法跟它讲理的前提下,我只能贿赂它,也就是给它送礼。好在有个现成的礼,那个早就说要还、但因为裴冰能力不足而一直没能还出去的大水球。

取之于烈厄,用之于烈厄,我没吃亏,甚好。

☆、1251_谁的错

大水球是我用烈厄的原材料炼制的产物,上面既有烈厄的气息,又有我的气息,且混合得很融洽,所以当烈厄接收大水球后,按正常规则来说就相当于接受了我的讲和,并将我视为朋友,也即是我就算它的自己人了。之后即使喻桥再激怒它,它要迁怒也不会迁怒到自己人身上,那管它再迁怒谁呢,反正我安了。

——至于如果规则运转不正常,这个就……实在不行可能真得轰平烈厄了,那森林最好不要逼我家老爹出手,对它好,对我也好,小辈的事情还是在小辈之间解决为好。

为了让烈厄森林接受我讲和的可能性尽量大,还大水球的方式要求就要再变一变,不是推翻之前的要求,而是要求更高。之前是只要均匀洒遍烈厄就行,现在是在进行洒的动作时,我——只能是我,裴冰不能替代——必须站在一个特定的位置,让烈厄感知到我,尤其感知到我的友好之意。

想想我刚从烈厄回来时,老爹对归还大水球的要求仅仅是‘降雨洒下去就行’,根本没提过‘均匀’,现在不仅要求‘均匀’了,还要求‘定点射’,我要是再拖延下去,将来指不定还会再追加什么。

拖延症要不得啊……都是裴冰的错。

裴冰:“……喂,我不是拖延,我是能力不足……”

我:“我知道,我就是想推卸责任,毕竟其实在你成为灵宝之前我就应该把水球送回给烈厄的。”

裴冰:“那应该说是裴长老的错,谁让他说话不清不楚,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连提醒一句‘立刻处理’都不肯。”

……我也很想这么把错推到老爹头上,可是如果我没有把烈厄地莓通明果肉交换给喻桥,喻桥就不会激怒烈厄,烈厄就不会迁怒于我,我就不需要抓紧时间还东西争得烈厄的息怒——虽然从烈厄拿走东西也算是小偷或者强盗行径、也会让烈厄不高兴,但烈厄被外人拿走的东西多了,即使我拿走的稍微更贵重那么一些,久经风霜的烈厄也不至于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大力追讨——追溯了一圈后,主要错误又落回到了我自己身上。

迁怒真难。

作者有话要说:

怎么突然说起25个字了?你们不提我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个东西了。

先来解释一下这是什么吧:

文章中,如果一条评论的字数过25个字,且是已登6的读者表的评论——在v章、非v章的评论都可以——那么该文章的作者就可以给该条评论的读者赠送积分。评论字数越多,可赠送的积分就越多,具体的对应关系我忘记了。这个积分,读者收到后只能用来购买该作者的v文,不能用来购买其他作者的文章,好像也不能用来砸雷。

然后是重点,这里是重点,一定不要漏看的重点:

本文不赠送积分。

↑不要漏看‘不’字。

不赠送的原因是……我也忘记了(╯﹏╰),不过每次开v的时候编辑都会再提醒一次不要送积分,于是我就习惯不送了。

情况就是这样。

所以你们不用凑25个字啦,虽然看到评论字数多我是会高兴,但它对你们是没有更多用处的哦_(:3ゝ∠)_

啊,对了,字数多的2分评对本文的文章积分增长有好处,字数越多的2分评越有好处——文章积分是另一种积分,跟上面提到的赠送积分不是一回事,是本文用来爬自然榜单的,具体数字可以在本文的目录页看到。

因为签约年限的问题,我的文章积分年限系数很低,再加上作收等因素……呃,这个说起来就复杂了,公式一长串——真的有公式,而且真的颇长,有兴趣的姑娘可以在碧水找帖子看,好像帖子的标题就叫‘积分公式’之类的——总之,本文不指着文章积分爬自然榜单,所以大家也不用特意多留评给本文增加文章积分。

不过,如果你们在不考虑积分的前提下——不管是哪种积分——有想说的,我当然是希望评论的条数和字数更多,再更多,继续更多,涨无上限↖( ̄︶ ̄)↗

s:既然已经留评,且不是对本文有不满,那就顺便再把评论打成2分呗。部分渠道的评默认的是o分,评时如果记得的话就把它改成2分嘛(·v·)

又s:同一个读者在同一章里只能留一次2分评,其之后的评论,只要没有打-2分且没抽,就都会是o分。

再s:回复别人的评论不能打分,2分、-2分都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