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短视频就是这么嗨app

48小时内,已购买9o以上v章的读者才能看到最新章节跑最远的那一个……啊, 他也被拦住了去路。

我收回眺望的视线, 心下奇怪,这条登山路上的幻境到底是怎么作用的?虽然我在同修为等级的剑修中可能心性等级算不得好, 但是也不至于差到连那些练气期都没进入的小孩都不如的地步吧?更何况就算我真有那么差,那为什么现在他们被幻境困住了,我走过同样布有幻阵的地带时却丝毫没受影响?

干嘛, 幻阵还要挑人坑的啊?

我怀着浓浓的疑惑快步往上跑。登山是限时的,日落之前必须到山顶,否则就只能十年后再来了。

遭遇幻境也有遭遇幻境的好处, 每挣脱一次幻境,就会被传送一大段距离, 省了不少跑步的时间, 相反,遭遇的幻境越少双腿劳动的路程就越多……

等等,当年大师兄怎么能做到完不跑步, 纯靠传送上山的?他那种人不可能每个幻境都中招啊。就算这山路上的关卡远不只有幻境,但是删除了幻境之后,其他的关卡不够凑成连续传送的啊。

还是说,当年的登山路关卡设置和现在不一样?确实有可能, 毕竟好几百年过去了,长辈们再懒得换考题也没可能同样的题用这么久。回去我得看看云霞宗的考试真题集了, 我以前真是小看了这里面的水深度。

选拔大会前的登山路明确规定不准御剑, 但这其实不是在为难考生, 恰恰相反,这是在提升考生们的安系数。因为走登山路的考生最多筑基期,即使能熟练御剑,也不能很好地收敛灵力,灵力外溢的后果就是让遍布阵法的登山路更容易逮着考生出难题。

——登山路表示:你不是自以为很行吗?御剑御得这么溜,那我们来玩点高难度的吧。

别忘了,登山路上,防御阵是基础的几大类阵法之一。但凡遭遇陌生灵力都是要当敌人试探一番的。

☆、oo52_有一只猪

上辈子就有安手册告诫我们说,走路的时候不要神游,要看路。

马尾少女牛仔短裤更显活力休闲写真

我一边乱七八糟地脑补选拔大会的黑幕,一边从快步跑慢慢变为慢跑、再变为走,等走了一段后警觉这样时间来不及又开始快跑,跑着跑着又走神、又降,然后终于一不小心踢到了什么。

亏得我这辈子也算练过的了,没有被绊倒在地,在踢到那东西的同时我就回神,急退两步,拔剑凝神,跟一只猪面面相觑。

……

也许是我小人之心,但是,我看了眼手里的蛋,很怀疑这只猪是驭兽峰的人故意拿来当调戏我的。

——是的,我考试时也没放下我的灵兽蛋,时时刻刻兢兢业业按照灵兽养育手册中的最佳流程在执行。敬业得让我又一次怀疑自己可能更适合当一个驭兽师。等里面的东西破壳了要是敢不认我,我一定会拿它做烧烤以修补我受伤的父爱之心……滚你蛋的母爱。

我往左挪动了几步,猪也往左挪动了几步,我往右挪动了几步,猪也同样挪动,保证准准确确地拦在我的前进道路上。

我原地蹦了两下,准备从上方跳过去,结果猪也原地蹦了两下,蹦得比我还高。

……好吧,灵兽猪不是普通猪,它当然是可以跳高的。等等,普通猪好像也能跳高?

就在我试探猪的期间,有几名考生从后面追上了我。看到猪时他们也同样一愣,然后试探着继续走却现,这猪压根儿当他们不存在,只一门心思地拦我。

我招它惹它了?!

我看到了几人忍俊不禁的表情,不过现在都正忙着登山呢,这可是攸关一辈子的大事,比看人笑话重要多了,所以他们笑了一小会儿后就继续赶路了。

除了一个人。

“美人儿,我帮你解决了这只猪,你跟了我怎么样?”那人手执一把折扇,笑容满面地冲我轻声问道。他穿着一身白衣,白衣一尘不染,除了腰间挂着一枚玉佩外,没有更多饰品。整个人看上去风流倜傥,钱多人傻。

我冷冷地看着他。

“美人儿别急着火,”那人笑容柔和,仿佛多情种子,或者种马公子,“虽然说成为修士后,凡人界的家世就几乎不再能提供助力,可是在起步之时,在练气期包括筑基期期间,凡人界对修士还是有些影响的。至少,可以让生活稍微舒适一些。美人儿也不会愿意虐待自己吧?”

其实我并没有火,我之所以冰冷地看着他,只是因为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据说这种情况下只要微笑就好,可是我这辈子讨厌微笑,所以就只能保持面瘫了。

哦,我真的没火,真的。这种典型的纨绔子弟调戏良家妇女的场景,我两辈子加起来还是头一次成为当事人,蛮新鲜的。再说了,我跟个约莫十六七岁却还是练气初级的少爷有什么好计较的?他很可能根本进不了云霞宗,以后跟我自然也没交集了。

想到此,我不再理会他,继续专心看猪,揣摩驭兽峰把它放我面前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如果我直接一剑劈了这猪,驭兽峰会不会事后找我麻烦?

☆、oo53_有一只……少爷

“美人儿真冷漠。”那位纨绔少爷笑眯眯地说。大师兄也经常冲我笑,偶尔也喊喊美人师弟什么的。不过大师兄笑起来让我微恼之余又有些习以为常的亲切,毕竟那么多年的熟人了。但这位少爷嘛,只能说他的皮相不错,所以只是有些碍眼,还不至于觉得他猥琐。

不过话又说回来,修士就很少有长相不堪入目的。有句话叫做相由心生,又有句话叫一白遮百丑。

能修炼出点成果的心性就不能太差。同样,能修炼出点成果的,身体必然在修炼中越来越健康,肤质越来越佳,不长痘,不留疤,一般水准的长相就能修炼成小美人了,要是天生底子好那就进化成男神女神,比如我娘,可惜进了合欢宗,别人看她都戴上了有色眼镜,少了敬仰,多了八卦。

我不理那位少爷,那位少爷却仿佛来了劲儿。

“美人儿,看我的,我会让你觉得我值得依靠。”说着他就挡在了我面前直面那只大肥猪。

我要是依靠你个练气初期,老爹非把我抽出剑修峰不可。

我依然一言不,安静地看着少爷对战大肥猪——作为一只灵兽,这猪的体型绝对非常标,要不是能感应到它周身的灵力,我真要以为它是待宰装盘的了。驭兽峰的业务范围什么时候扩展到肉猪领域了?

“区区一只猪,就应该老老实实地躺平等人食用。”少爷冷笑着拿着折扇就攻向了大肥猪。

供人食用?这个词用的倒是和我的脑补重合了,真巧……等等,这位少爷,你该不会没现这猪是灵兽吧?就像你似乎也没现我的修为在你之上一样?

你这来参加入门考试也够不走心的了。你我这年龄没点修为好意思来参加云霞宗的招生考吗?稍微有点常识你就该知道你那练气初期的修为在同年龄段的云霞宗考生中属于垫底,但凡你遇到看不透对方修为的情况,你都该猜对方修为在你之上而不是人没有修炼。

别说人了,这猪的修为其实也在你之上,它实际上已经筑基了,所以我才在犹豫要不要直接动手,因为我可能打不过它啊……

☆、oo54_踩过去

不走心的纨绔少爷雄纠纠气昂昂地以握剑柄的方式握着合拢的折扇,灵力附在折扇之上,击向猪。猪傻愣愣地不躲不闪,然后……攻击无效。

我就知道,这等级差距,除了bs 原本谜一般信心十足、在出手那一刻甚至就回头向我邀功的少爷表情僵住了。

我淡定地看着他。

“这是个意外,美人儿,你别怕,我马上纠正这个意外。”他说。

然后就见猪动了,一拱,少爷摔了个四脚朝天,再一拱一甩,少爷飞出去了。

啧,是往山顶方向飞的,又少走了一大段路。

我将视线从遥望飞走的少爷身上拉回来,继续跟猪对视,它并没有对我表现出攻击性,就像那少爷动手之前,它也没对他表现出攻击性一样。可我总不能就一直站在这儿呆吧?

我想了想,试图找出一个智慧的方案来越过猪的阻拦,但最终只能挠头,相比起智斗来,我更愿意赌赌运气和蛮力,比如这猪在我攻击时会自动让路,比如我能险胜它。

为避免战斗误伤,我将手上的灵兽蛋放在了边上,然后……就现猪直愣愣地看着灵兽蛋,不理我了。

……等等,原来它刚才一直紧盯着的不是我而是我的灵兽蛋吗?

想到此,我立刻怒了:对我有企图没关系,反正我这辈子习惯了被人看脸,但对我的东西有企图就先踩过我的尸体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