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下载app破解

☆、1644_为了什么进

当年设置检测困锁法阵的最初理由并不是为了附近人的安, 而是为了保留养蛊池异常灵气的存在, 为了保护修真界环境的多样性, 给能够借此实现心境突破的修士多一份机会。否则养蛊池的变异灵脉不是被铲平就是被改造正常, 根本不可能保留原生态到如今。

一个只对元婴期以下生物有影响的异常灵脉,任何一个二流门派都够将它探查清楚, 然后多聚集一些元婴期, 通过法阵或其他方式聚拢力量,就可以摧毁异常灵脉, 连十大都不用出手。

养蛊池在大能们眼中就是这么的脆弱。它的恶劣是长久累积出来的搏命风气, 而不是异常灵脉本身;可怕的是在异常灵气影响下理智失的修士们,而不是异常灵气这种物质本身直接对身体或灵魂或灵力等能有多大的破坏力。

想在养蛊池中保证自己安,除了隔离异常灵气外,还可以避免与他人相遇。实现回避见人功能的器物比隔离灵气的器物更多, 而且在养蛊池中运行更稳定。这种器物在养蛊池中失效的原因几乎只有一个:在异常灵气的侵蚀下, 使用该器物的修士自己想要去遭遇他人、渴望攻击他人, 他们弃用了这件器物。

那人拿出了又一壶酒, 喝了一口后,笑了笑:“标准答案。小崽子, 我叫莘川岚, 散修, 你呢?”

我:“裴林,云霞宗。”

莘川岚:“哦,果然是你,你的脸还挺有辨识度的。老实孩子, 你是裴骥长老的儿子,我相信你手上有能克制养蛊池异常灵气的器物,很可能还不止一件,不过,我还是建议你别进去。有些东西,不经历最好。”

我:“我进去是为了练剑。”

莘川岚:“啧,不知人间疾苦的少爷喂,换个地方吧,可练剑的地方很多。你要是实在皮痒,你可以上剑宗踢馆嘛,保证打到你爽。如果连剑宗都不能满足你了,还可以选赤乌宗,保证你尸骨无存,你亲爹都救不了你。”

我:“莘前辈,您进养蛊池是为了什么呢?如果可以说的话。”

☆、1645_完整保存的地方

淑女邻家女孩味儿

莘川岚:“没什么不可以说的。我去带回一个朋友的遗体,如果我能活着找到他并带他出来的话。”

呃……

莘川岚:“看你那少爷表情,你想说养蛊池哪还有遗体留得下来给我带对吧?”

养蛊池不仅有自投罗网的修士,还有土生土长的灵兽妖兽灵植等生物,它们一样在异常灵气的作用下嗜杀暴虐。修士刚死亡时,身体中的灵力没有完消散,对这些生物而言,是很美味的食物。即使不考虑被吃掉的情况,各种生物们打斗之时也会破坏尸体。养蛊池中的高强度、高密度打斗,几乎是隔几天就能把整个养蛊池的地盘给犁一遍,去里面找尸体……能找到一些骨头渣就算撞了大运了。

去养蛊池里面找尸体,最大的可能只是多送一具尸体进养蛊池。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我也不敢像跟长辈们说话那样找抽地“嗯”一声,只能搜刮资料地回复:“据说,养蛊池里有一些地方尸体会被完整地保存一段时间……”但是这只是传闻,没有,至少我没看到过可靠证据。

莘川岚一口喝完壶里的酒,把空酒壶捏得咯吱作响:“你知道?具体是什么说法?那样的地方确实存在吗?有证据证明它存在吗?”

喂,这位前辈,你的表情有点可怕,而且你这问题……你是也不确定那种地方存在与否,就贸然想进去找吗?以你的这种行为,你怎么好意思教育我别进去?

我先说结论:“没有切实证据,都是一些真假不明的传言。如果您有兴趣听的话,我可以把我知道的都告诉您。”

莘川岚顿了片刻,拿出一条剑穗递给我,说:“值价的东西我都送出去完了,现在带着的就只有这个还稍微像个样子,将就当报酬给你吧。你要是不喜欢的话,丹药、灵石……但丹药只有一些常规伤药,灵石只有下品的几块。再不然就只有剑了,剑又不能给你,我好歹还是得在里面拼一把的。”

您刚才的停顿原来是在清点库存?不过值价的都送出去完了,果然就没抱活着出来的希望吗?有点心酸的感觉。

☆、1646_传言

我接过剑穗:“这个就行,我喜欢它的颜色。”

莘川岚:“好说是件法器,你就只看颜色啊?云霞宗的红色,是不错。”

收起剑穗后,我说:“关于养蛊池内能将尸体保存完好的地方,从我知道的资料来说,提得最多的是灵脉核心处。据说那里收集了很多满足一定条件的尸体,每一具尸体在灵脉核心处都会被较长时间地完好保存。在保存期间,这些尸体内的异常灵气不会逸散,而是会被封存在尸体内。这些尸体所满足的‘一定条件’,可能是指异常灵气在这些尸体中产生了更进一步的变异,当灵脉吸收了这些新变异的灵气并模仿了它们后,灵脉就能自己制造出这种新变异的灵气,并将这种新变异灵气散到养蛊池,进而更深入地去影响养蛊池中的生物,也能让那些对养蛊池旧异常灵气产生了抗体或者找到了应对方法的生物们的抗体和方法失效。”

莘川岚:“所以有些人刚入养蛊池时,明明携带的器物可以完美屏蔽异常灵气,但在里面待了一段时间后,器物就失效了。”

我:“对,正因为与这种现象吻合,所以这个传言的支持率也最高。一定程度上,它算是有证据的。”

莘川岚:“但是,没有人亲眼看到过灵脉核心处的尸体?”

我:“没错,所以欠缺决定性的证据。这只是一个合乎逻辑的猜测。”

莘川岚:“还有其他地方吗?”

我:“还有某些大型灵兽,能够一口把活人整个吞下的那种大型灵兽,的胃里;某些灵植结成的茧;树干中、水塘底、石头里……几乎所有能放入一个人的地方都被提过,提的原因大同小异,大概都是说,这些地方形成了封闭,与养蛊池的灵气环境隔离开了,其他生物一时半会儿碰不到这些地方。”

莘川岚:“一时半会儿……”

我:“所有传言还有一个统一的地方,就是尸体的完整保存,都是暂时的。我看到传言中最长的时间,是一百多年,这个对应的保存位置是灵脉核心处。大部分传言中的保存时间在一年之内,最短的是几十秒。”

☆、1647_脑中浮现的影像

几十秒的这个我是不太能理解专门传一条、记录一笔有什么意义,就算把尸体暴露在养蛊池的正常险恶环境中,运气好的话,完整存在几十秒还是有几率的,起码一年里肯定能有那么几起,根本用不上专用地点嘛。而且,几十秒,谁能正好看到这个实例、并活着出养蛊池、还将这例子说出来呢?

很让人信不下去。

我问莘川岚:“您听说的是哪种地方呢?”

莘川岚:“实际上,在你说之前,我没有听说过这些地方,一个都没有。”

我:“……那您,你们进去找……”

莘川岚:“因为我们三个人,做了同样一个梦,梦到我们的友人在束缚在养蛊池中,非常痛苦。三个人,每一个都连续做了七天这样的梦。”

我:“……梦?”金丹期还睡觉的吗?我现在都几乎不睡,有时候闭眼躺着只是因为我喜欢那姿势——不过我不确定我在看脑内资料的时候,是不是一直清醒着的,有可能是半睡了。

莘川岚:“说是梦可能也不太确切,就是头脑放松的时候,脑子里毫无征兆地出现了那影像。”

我:“确定不是有人施咒吗?”

莘川岚:“实际上,不确定。但是,谁会用施咒的方式引我们进养蛊池呢?这除了让我们送命之外,对别人能有什么好处?虽然我跟那两人有交情,但没有共同点让人同一时间想要我们三个人的命。而且我们对脑中出现的那影像进行过多次反推,每个人、每次推,落点都在养蛊池内,都在那个应该已经命丧养蛊池的友人身上。也就是我们对此能推演出来的结论都是,那影像是那位友人给我们的求救信号。”

我:“也许只是你们三人以为你们没有共同点,也许是你们的敌人误导了你们的推演。”

莘川岚:“我们初次收到那影像是在一个月之前,这一月以来我们三人都时不时就推演一次。有分开推演的,也有合作推演的,推演出的结论都没有变化。如果在这整整一个月中,那个可能存在的敌人都完美地骗过了我们,那其修为或使用的方法就在我们的应对能力之上。我只有金丹中期,但那两人,一个是金丹后期,一个是金丹巅峰,要持续骗过我们三人整整一个月……元婴期。可是元婴期要杀我们何须这么麻烦?一个一个干掉怎么也花不了一个月时间,我们还完没有生还的几率。”

作者有话要说: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