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优馆app下载网页

降馥公主和饶吟,原本地位悬殊,身份更是云泥之别。

一位是大符王后掌上明珠,一位则是出身微末,被当做食物饲养的人族少女。

原本她们两人的一生,应该毫无交集,大符明珠身居权势之上,人族少女则被凶残种族烹食。

可是偏偏降馥公主因为嘴硬,一路也随数十万人族行进,行进途中,正好听到了饶吟的歌声。

“幽其猗猗,思其芳菲,远望去兮,何处是旧土……”

一首流传已久的人族民谣,歌声温婉悠长,如同天籁之音,一扫闻者疲乏。

降馥公主十分惊喜于饶吟的歌声,两人随意闲谈中,她心头对于与她同龄,有些怯弱的饶吟,生出几分同情。

两人本就相同的年龄,最初饶吟还因为怯弱、少言的性格,不敢与降馥公主交谈,可是降馥公主生性跳脱活泼,每日缠着饶吟,让饶吟给她唱歌。

一来二去,两位少女,也就熟识,饶吟与人交往的抵触情绪也开始在降馥公主这里,有所减少。

一路上,两位少女相伴,互相陪伴,互相讲述对彼此而言,记忆深刻的事。

饶吟休憩之时,则为降馥公主唱歌,而降馥公主,则传授了饶吟一篇修行功法,悉心指点饶吟修习。

可惜饶吟几乎所有天赋,大约都用到了歌唱之上,她对于修行的天赋,比起天才一样的降馥公主,实在是弱的令人发指。

粉嫩的旗袍姑娘清爽可人

降馥公主一度为之气结,但是看到饶吟楚楚可怜的眼神,就只能再度静下心来,详细讲解其中碍难。

两人之间,似乎也有一点小小的矛盾。

那便是对于太初王纪夏的态度。

降馥公主提到纪夏总是咬牙切齿,毕竟那位少年强者,多次让她当众出丑,最后更是言语挤兑,让自己一时着了他的道,平白受了两个多月的苦。

而饶吟对于那尊俊逸、年轻、威严、强大的人族君王,则是无尽的崇拜和感激。

他给了饶吟一条坦途,让她的身份有了彻彻底底的变化——从一道食材,变成了一个普通人族。

这样的转变对于饶吟而言,就如同救世。

两人在这一点分歧之上,虽说没有争吵,却也都说服不了对方,于是两人开始默契的不谈此事。

但是偶然有太苍军士,谈到太初王,看到强大军士眼中的尊崇和感激,饶吟就满含笑意,听的津津有味。

便是召吾和繁竹,听到太初王的消息,也十分感兴趣。

他们身为大符少年中的佼佼者,身为大符部族的少主,也清楚的意识到,他们和太初王相比,就如同萤火之于皓月,蚍蜉之于大树,不可相提并论。

可是召吾和繁竹却生不出丝毫嫉妒的心绪。

毕竟凡俗可以嫉妒凡俗,却不会嫉妒太阳,太阳的光芒投注到他们身上,他们只会感激。

就像出发之前,纪夏亲切的称呼他们为族兄族妹,让他们心中始终存着几分激动。

而降馥公主,却愈发沉默。

其实她对于纪夏,哪里有什么真正的厌恶,不过是一个被惯坏的贵胄少女,遇到不愿意顺从她的人,从内心涌出的倔强而已。

其实某种程度上,降馥公主也知晓,在这等强者为尊的无垠蛮荒,像纪夏这样的人,确实有资格和她伟岸的父亲平辈论交。

她表面的怒意、不屑一顾,其实是在掩饰之前许多次累计下来的难堪、羞怯。

当她想清楚自己的心绪之时,就突然发现,那尊少年君王,却也不是那么讨厌。

毕竟是她和毕婆婆挑衅在前,他身为君王,如果不惩戒一番,只怕有损君威,再说事后,也赏赐了极其珍贵的丹药,也算是给足了大符脸面。

如今境况下,如果自己再表现出厌恶情绪,是不是太过不知好歹?

思虑到种种的降馥公主有些心烦意乱,她脑海中不断浮现出纪夏那张明明满是笑容,眼神却充斥冷漠的面容。

“不过,这太初王,相貌倒是非常出众,比我见过的所有神形种族都要俊美。”

降馥公主脑海中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让她不由一愣。

她脸颊微红,连忙摇了摇头,想将这些奇怪的思绪都赶出脑海。

忽然。

身在最前列师阳、案息、青枭等天相强者,俱都皱了皱眉头。

虽然已经接近日寂,天空中的太阳虽然已经有些萎靡,可也还在不断绽放光芒。

可是遥远的天际,突然有一道黑压压的阴影席卷而来,阴影所过之处,云彩被吞噬,光芒被遮掩,连带天际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师阳面色变得阴沉,体内灵胎运转北斗镇元图,无匹的气势从他体内迸发而出。

一道足有约莫两千丈的法相,缓缓在他身后凝结,面目威严,手中一把灵元长刀,散发着强大灵元波动。

不论是大符使团的连双、毕婆婆,还是太苍阵列中的案息、青枭、纹野看到师阳身后的庞然法相,都震动非常。

始终无法被他们看透的师阳,实力竟然如此强大。

尤其是纹野,曾在寻猎之战中与师阳并肩作战,短短四五个月,师阳竟然从三百丈的神相灵胎,提升到两千丈的天相灵胎。

如此速度,实在是让他心神震动。

可是此刻并不是心神震动的时候,远处那道阴冷阴影,在不断靠近,与之相伴的是沉闷的“嗡…嗡…嗡”声。

与此同时,磅礴有若海啸一般的灵元波动,从阴影中溢出,向四周波荡。

众多天相强者齐齐爆发出强绝的气势,身后灵胎矗立,将五十万人族拱卫。

而一千太苍银卫、三千苍守军,俱都散发气势,手中武器之上缠绕浓郁灵元,他们分散在五十万人族生灵中,持兵以待。

如果有敌人、亦或残存飞溅的灵元来袭,他们就会出手,保证人族生灵安危。

其中一众神通强者,也相继运转灵轮,涌动灵元。

他们从身前这些恐怖强者散发的气魄中,清晰的知晓,危险已经降临。

师阳、案息、青枭、纹野、连双、毕婆婆一共六尊天相,又有乌泾这尊不久之前突破元相和神相驭灵妖兽,七道强大气息震动虚空!

而那席卷而来的黑暗,似乎并不惧怕。

阴影愈发浓厚,愈发急促,灵元波动也越发剧烈。

案息这尊海嗅河妖灵,样貌有若一位中年文士,他张手在右眼上轻轻一抹!

他右眼赫然变作朱红色。

紧接着他似乎看到什么,面色一僵,朝身旁众多强者道:“是无边无际的……妖虫!似乎受到某股力量驱使,直冲我们而来。”

众人顿时面色微僵,如此数量、如此不弱的妖虫,倘若席卷而来……

师阳冷哼一声,探手之间,一柄灵元大刀出现在他手中,他遥遥指着远处虫群道:“不论如何,都要杀绝它们,否则这些人族生灵,必将尽死!”

随着他的话语,他身后两千丈灵胎,也举起手中灵元大刀,其上灵元厚重万分,又似乎有漩涡酝酿。

众多强者俱都拿出宝物兵器,运转神通,蓄势待发!

虫群终于近了。

每一只虫子,都有若一只小羊一般大小,他们背后的透明翅膀上不对流出粘液,深褐色的虫躯一节一节,头顶诸多触角,又有诸多长足虬曲在一团。

嘴中整齐排列这锯齿状的牙齿,看起来锋利非凡。

它们不断靠近,逐渐精细排列成为一张狰狞面目,嘴角显露笑意,眼神中却满是嫌恶、杀意。

这张狰狞面目,口中也是锯齿长牙,狠狠扑向人族队列。

人族俱都惶恐万分,就要奔逃。

一道浑厚声音传入无数人耳中:“勿动!站在原地,四处乱跑,必定身死!”

众多人族先是怔然,旋即心中涌出信服之感,尽数站在原地,接受太苍银卫、苍守军的保护。

青枭、连双等天相强者明白师阳这句话语,运用了灵识神通,却惊异于师阳灵识竟然强大到能够同时响彻数十万人耳畔!

那妖虫组成了狰狞面目吞噬而来,师阳灵胎上散发出浩瀚威压,无数灵元蹿入手中长刀!

其余驭灵强者,也都运转神通,天空中异象顿生,浓厚灵元涌动。

他们将要随着师阳一同出手,将这无边无际的妖虫尽数斩杀!

师阳周身气息已至巅峰!

忽然,远处妖虫聚集的狰狞面目飞来的必经之路上,突兀出现一道巨大的身影!

这尊身影,袒露上身,足有数十丈高大,他骤然显露行迹,挡在数十万人族之前,口中吞云吐雾,周身肌肉整整隆起。

继而对着吞噬而来的那张狰狞人脸,狠狠一拳!

顿时!

一道漩涡自他拳中诞生,向狰狞面目绞杀而去!

这是巨人骇人的拳风。

拳风过处,天空响起雷鸣,大地裂开缝隙。

那同样巨大的狰狞面目,被那巨人一拳打中,半边面目立时化作飞灰而去!

大符使团惊异万分。

他们清楚的感知到,方才那一拳,有灵府实力!

太苍军伍中,竟然还隐藏着一尊灵府战力?

众人顾不上愕然,师阳强绝神通也酝酿完成,他一步踏出,来到夸娥氏身旁,灵元长刀直直斩出。

灵胎灵元运转,一柄庞大到极点的灵元长刀,从虚空中斩出,斩向虫群!

众多驭灵强者看到师阳出手,立时将早就酝酿完成的强绝神通、神通器狠狠祭出!

诸多无匹神通、神通器化为一道道洪流、雷霆、巨石、长剑、金戟………

狠狠镇压向虫群。

遮天蔽日的虫群立时被如此多强绝神通横扫,数不清的妖虫尸首从天空落入尘埃。

但是虫群的数量实在太多。

遮天蔽日,无边无际。

尽管夸娥氏、五尊天相就像是六道高墙,让这些妖虫丝毫无法伤及人族,可是虫群的数量实在太多!

大地上已经落满厚厚一层妖虫尸首,却仍旧看不到妖虫的边际。

多如沙漠中的细沙。

旋即,一道阴沉声音传入众多强者耳中。

“能够遇到你们这样的养料,我的虫儿们,起码能够再度蜕变一个等阶。”

这道声音冷漠、没有丝毫感情,仿若他们只是路边的草芥,而这道声音的主人,和他的虫儿是牧童和羊群。

羊群吃草,自然不需要表露感情。

众多天相强者这才了然,原来自始至终,虫群的目标就是他们这些强者!

“旬空域的强者实在太少,都集中在那么几处地域,如今大战在即,吞噬了你们,向来我就更有了几分希望。”

虫群突兀向两边散开,一道阴冷、枯瘦、躯干修长,身着青色老旧长袍的身影脚踏虚空而来。

他身后三座灵府傲然耸立,表述着这尊强者,足以让人仰望的修为。

三座灵府,天门巅峰境界的灵符修士!

这样的修士,在旬空域十几亿生灵中,也算得上是凤毛麟角,可是现在,这样一尊大强者,拦住他们的去路,想让妖虫生生吞食了他们。

连双和毕婆婆看到那三座灵府的瞬间,就已经面色煞白。

底下护持人族的降馥公主、召吾、繁竹面色也猛然巨变。

一旁的饶吟看到她们的脸色,强忍着强烈的恐惧,出声安慰他们道:“公主……你们不必担心,太苍的大人们,肯定能护我们周的。”

降馥公主和繁竹都摇了摇头,已经没有回答的**。

令连双和毕婆婆惊异的是,无论是师阳还是青枭等人,脸上却没有丝毫恐惧。

师阳甚至散去周身灵胎,问道:“你不是旬空域的强者?”

那青袍灵府略有些意外,旋即称赞道:“这种境况下仍旧胆魄逼人,是个难得之才。”

师阳有些不难烦道:“答非所问,你是聋子?”

连双、毕婆婆听到师阳的话语,心如死灰,这不是在求死?就算本来就要死,如此话语,不是死得更快?

青袍灵府面色骤然满布杀意,他乃是灵府强者,岂能受区区一个天相如此辱没?

他刚要出手镇压这些驭灵,他们灵胎、尸首尽数让虫子们吞噬了去。

忽然,天空中又有一道镜像显现。

镜像中乃是一座奢豪、大气的殿宇,殿宇中一位银衣君王正在品尝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