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麻豆传媒官网

.630shu.co,最快更新红色莫斯科最新章节!

连续击退了德军的两次进攻后,索科夫担心德国人不按套路出牌,不等消灭哈里东诺夫的第六集团军和波波夫的快速集群,就集中优势兵力对卢甘斯克发起攻击。因此他督促城里的第125团抓紧时间抢修工作,做好和敌人打巷战的准备。

命令下达后,索科夫的心里还是不放心,便亲自带人到城里视察。团长叶尔沙科夫中校得到消息后,立即带着几名参谋赶过来迎接。

“中校同志,”索科夫等叶尔沙科夫敬礼后,直截了当地问:“们的防御工事修得怎么样了?”

“报告师长同志,”叶尔沙科夫连忙挺直身体回答说:“我们已经遵照您的命令,在重要的街道修筑必要的防御工事……”

“光说可不行,我要亲眼看看们所修筑的工事。”索科夫没等对方说完,就打断他后面的话:“看是不是像所说的那么可靠。”

叶尔沙科夫连忙朝停在不远处的两辆吉普车招手,示意司机把车开过来:“师长同志,城市太大,您还是坐在车上视察吧。”

索科夫坐在副驾驶的位置,眼睛透过车窗玻璃,静静地观察外面的环境。街口处建立有沙袋和圆木堆砌的工事,两侧的建筑物窗口上也摆着沙袋,架着机枪,可以和地面的工事形成交叉立体火力,封锁这一段的街道。

至于反坦克用的三角架,虽然也能看到,但数量太少,索科夫沿途数了一下,只有三十多个,而且都是摆放在重要的街道。他觉得待会儿应该向叶尔沙科夫交代一下,多制作一些反坦克三角架,尽快每条街道上都有。

两辆吉普车在位于市中心的教堂广场停下,索科夫和叶尔沙科夫先后下车。叶尔沙科夫小跑着来到了索科夫的面前,有些心虚地问:“师长同志,您觉得我们团的防御工事修得怎么样?”

根据沿途的观察,索科夫觉得第125团的防御工作做得还不错,便点了点头,说道:“整体看来还行。”

能得到索科夫“还行”的评价,叶尔沙科夫的心里也多少踏实了一些。他听到索科夫继续说道:“这座教堂是城的制高点,中校同志,除了布置机枪火力点外,还应该在上面布置精锐的狙击手,远程狙杀德军的指挥官……

秀色可餐诱人

们在十字街头修筑街垒工事,并在两侧的楼房里建立机枪阵地,这样做可以形成立体交叉火力,封锁这一片的街区。这个构想是很不错的,但做的还很不够。”

听到索科夫说自己的工事还有不完善的地方,叶尔沙科夫连忙谦虚地问:“师长同志,不知我们哪里还存在不足,请您指教。”

“德军的坦克在经过街垒工事时,肯定会放满速度,假如在两侧的楼里再布置两具火箭筒。”索科夫说道:“那样就可以轻松地击毁敌人的坦克。失去了坦克掩护的德军步兵,在我们的城市里,是占不到什么便宜的。”

“原来是这样。”索科夫的话,让叶尔沙科夫顿时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师长同志。我会尽快在街垒工事后方的建筑物里,布置携带火箭筒的战士,进行反坦克作战。”

“师长同志,”索科夫正在和叶尔沙科夫讨论现有防御工事的优点,以及需要改进的地方时,三营长沙姆里赫海军大尉从远处跑了过来,他来到索科夫的面前,气喘吁吁地说:“有一位将军正在我们营的防区视察呢。”

“一位将军?”沙姆里赫的报告,让索科夫不禁一愣,他心里暗想:最近没听说有哪位将军要到卢甘斯克来视察啊。他下意识的问:“哪位将军是哪部分的,如今在什么地方?”

“他说他是近卫步兵第一军军长,”沙姆里赫有些着急地说:“他说要见城市最高级别的指挥员,我给师部打电话,西多林中校说您到城里来视察了。我估摸您会到教堂区这里来,便过来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遇到您了。”

“是近卫第一集团军司令员库兹涅佐夫中将,”索科夫随口问道:“他到卢甘斯克来做什么?要知道,他的部队此刻可在沃罗涅日方面军的建制里。”

“师长同志,您搞错了。”沙姆里赫摆着手说:“不是近卫第一集团军,而是近卫步兵第一军的军长,只是一名少将。”

搞清楚来人不是库兹涅佐夫中将,而是一位陌生的近卫军长时,索科夫的脑子闪过一个念头:“难道上级打算派部队来接替自己的防御吗?”

包括沙姆里赫带来而定吉普车在内的三辆吉普车,沿着街道快速行驶着。很快就到了三营营指挥所的附近,索科夫往往地望见路边站着一群军人。从他们穿的军大衣,以及戴的大檐帽,索科夫看出这是一群军官。

车在距离人群五六米的地方停下,索科夫一下车,就看到了人群中的那名少将。连忙小跑过去向对方敬礼:“您好,将军同志,我是近卫第41师师长索科夫上校,请问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地方?”

“上校同志,”那位将军不满地嘀咕道:“知不知道,我在这里等了多久?”

“将军同志,真是不好意思。”索科夫不清楚对方的来意,只能陪着笑说:“正在城里视察防务,不知道您来了,所以耽误的时间比较长。”

“上校同志,我想问问,为什么要在城里修筑防御工事呢?”将军没好气地问:“难道不知道,我们的部队已经快把德国人赶过第聂伯河了?这里不会再打仗,还修什么工事?”

“将军同志,虽说我们的沃罗涅日方面军、西南方面军在战场上取得了一些胜利,但他们要想把敌人赶过第聂伯河,恐怕还暂时办不到。”既然对方不是自己的直接上司,索科夫对他说话也就不用客气,他直截了当地说:“我担心德军恐怕会实施大规模的反攻,卢甘斯克这里也会受到威胁。我们没有权利把我军指战员经过流血牺牲才夺回来的城市,重新交给德国人,因此我才会部署城里的防御工作。”

“上校,我的军指挥部就在这个城市东北方向的米列罗沃,为了更好地打击敌人,从现在开始,们师暂时归我指挥。”将军说着朝旁边的一名上校努努嘴:“这是我的参谋长,他会向们布置任务的。”

“对不起,将军同志。”索科夫没有接到上级的任何命令,因此有权不接受对方的命令,他不卑不亢地回答说:“在接到上级的命令前,我师还是隶属于第62集团军。除了崔可夫司令员以外,谁也不能给我下达命令。”

“上校,我请搞清楚一点,是军指挥师,还是反过来的?”那位将军见索科夫不愿意接受他的命令,不由恼羞成怒:“如果违抗军令的话,信不信我立即免除的职务,并把送上军事法庭。”

对于将军的威胁,索科夫冷笑一声,回答说:“将军同志,我请您搞清楚一点,这里是卢甘斯克,是我近卫第41师的防区。方面军和集团军两级司令部给我的命令,都是不惜一切代价守住这座城市。如果要把我们划给某支部队指挥,上级会通知我的。

但令人遗憾的是,我到现在并没有接到任何关于这样的命令。很抱歉,将军同志,如果您没有什么事情,就请离开我的防区。就算上级要把我的部队划给您指挥,也需要您先出示上级的授权书,我才会服从您的命令。”

被索科夫顶撞的近卫军长,气得脸色发青,但又拿索科夫没有办法。他用手指着索科夫,咬牙切齿地说:“上校,记住今天所说的话,我早晚会让付出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