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直播app污最新版下载

老尸未寒,又添新尸。

战争就是个绞肉场。

每个城头上不过数百头陀军士卒,这自然抵挡不住元军多长时间。

在城外留下不少尸体后,元军再度破城。四面城门相继告破,元军汹涌而入。

头陀军士卒从街道四处冒出来,不断以箭矢射敌,且战且退。

爆炸声响。

无数的房屋在战火中坍塌。

不知耗费多少心里建起来的邵武县城,以惊人的速度被摧毁着,满目狼藉。

而此时,在城外,黄华领着头陀军还在马不停蹄向着邵武县城疾行。

自从率军从古田回到剑浦以后,他接连收到来自邵武、光泽的信件,稍作休整,便直接发兵邵武。

现在,距离他从剑浦出发已经过去近十天的时间。

在军中,黄华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催促士卒们加紧行军。得知赵洞庭就在邵武以后,他更是恨不得立刻就插翅膀飞到邵武去。

白领气质陈韦蓉迎面而来

途径顺昌县城时,他甚至都没有在顺昌落脚。这也错过和龙虎山诸位道士的相遇。

道道浓烟,在邵武城上空滚滚而起。

数千头陀军寡不敌众,不断向着内城方向收拢防御圈,只能稍微缓阻元军侵入内城的步伐。

可以想象,元军一入内城,将会是生灵涂炭。

因为,此时此刻,在内城街道上,都挤满从光泽还有外城涌入的百姓。

房屋内,根本已经容不下那么多的人。

听得城外的炮响声,无数小孩缩在自己父母的怀中,簌簌发抖。每个人都脸上,都是布满紧张和担忧之色。

赵洞庭等人刚刚从楠木寺中走出来,就看到邵武方向上空的些许烟雾。

“元军已经攻城了。”

赵洞庭脸色凝重,“诸位前辈,咱们这就回到邵武县城去。”

他已经尽力了。

但纵是将两万元军拖住在这里,无疑也不能化解邵武县城的危机。

数人匆匆向着山下而行。

途中,难免遇到正在搜山的元军士卒。

惊叫声、痛叫声,很快在罗汉山上响起来,直直向着山下蔓延。

赵洞庭等人大开杀戒,无人能挡。速度快到让人咋舌。

而元军士卒搜寻过楠木寺,没有找到几人后,大部队这时已经到后山和更高处去搜寻。前山的人,自是挡不住他们。

两万军卒不少,可铺开在整个罗汉山,就不显得那么扎眼了。

直到山中突然有令箭冲上云霄,炸响,在更上头和后山的元军才匆忙向着这前山山腰跑来。

而等他们到山腰时,赵洞庭等人自然已经不见踪影。

元军尸体,直蔓延到山下,横七竖八。

几个人个个浑身染血,杀到山脚,夺了元军几匹马,又往邵武县城狂奔。

后头,不过区区数百看守马匹的元军士卒追赶。

赵洞庭等人也不管不顾,不愿为这区区数百元军士卒而耽搁时间。

他们需要尽快赶回到邵武县城,只有如此,才能让元军将领有所忌惮。那些被杀怕的家伙,才会不敢露头指挥士卒。

而没有指挥的士卒,想要攻破内城,无疑要多费些功夫。

小道上又是黄尘滚滚。

赵洞庭几人衣袂飘飞,个个神色清冷。熊野眼中,更是有着嗜血的光芒。

这家伙天生就是个有野心,也有杀心的家伙。

自从他跟在赵洞庭身边以后,杀的人,比之洪无天、元真子等人都要多得多。

不多时,几人便到邵武城北门外。

而此时,在北门外,还有数千元军正整齐站立着,军阵森严。

军中旌旗飘扬。

赵洞庭等人驰马而来的动静,很快被斥候禀报给正在军中坐镇的元屋企。

元屋企先是惊讶,随即拍着大腿,满脸喜色地站起来,喝道:“全军将士!备战!”

他跑到军前,上马,带着持大纛的猛士匆匆跑向军阵的后头。

众军卒跟着转身。

这时,坐在马上的众百夫长、千夫长便都看到正匆匆驰马而来的赵洞庭几人了。

元屋企喜不自胜,眼睛直勾勾盯着赵洞庭几人,举起手中的长枪,“众将士!生擒这几人!”

他赫然有种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的感觉。

整个出城的头陀军轻骑中,只有赵洞庭几人没有被擒住了。他们拿画像对比过,没有谁是大宋皇帝,也就是说,如果大宋皇帝真的已经出城的话,那定然会在这几人当中。

而看到穿着道袍的元真子几人,元屋企心中更为肯定这种猜测。

除去大宋皇帝,还有谁能让那极为绝世高手如此舍命保护?

至于赵洞庭几人为何会杀个回马枪,被利欲熏心的他,也在心里给了自己合理的解释。

说不定这几人是被大军拦住,不得以才夺路又想杀回到邵武县城中来。

不管怎么说,元屋企都绝不愿意放过这个立下大功的机会。实在没有任由赵洞庭等人从大军中间冲过,杀回邵武的理由。

“操!”

而赵洞庭看到前头忽然向着自己几人冲杀而来的元军,则是心里暗暗骂了声,然后喊道:“诸位前辈,随我杀回城去!”

要以六千头陀军对付数万元军真的太难太难了,更难的是时间紧迫,让得他根本没有多少时间用以操作。

诸如离间计、反间计、乱军心等等谋略,实在都需要长时间的布局才能见到成效。

此时,只能以硬碰硬。

他知道自己只能一鼓作气地从这数千元军中冲杀过去,不然,哪怕是元真子等人在此,也将陷入险境。

后头远处,可还有着上万元军已经追赶上来。

战马疾驰。

短短时间,赵洞庭几人便和元军正面碰撞起来。

元军军中汹涌的战意,和元真子几人的浩荡剑意互相碰撞,卷起无形风暴。

沙石滚滚。

赵洞庭战马和无数元军交错而过,手中湛卢剑不断舞出剑花,看不清行迹。个个元军惨呼,落下马去。

元真子等人自然更是无法抵挡。

在他们近前的元军都被剑意摄住,动作迟缓,如同木偶般,只有被斩杀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