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成人app大全

48小时内, 已购买9o以上v章的读者才能看到最新章节我娘也是个话唠,这可能是我投胎到她肚子里的重要诱因。

我爹给我建议的写日记这个法子其实也是借鉴我娘当年的做法。之所以只是‘借鉴’,是因为我娘也没写过日记, 她也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写随笔的。我爹很看不惯这种随随便便的行为,所以给我推荐时,说的是比较规范的记录方式,他希望我别学我娘在这方面的随性, 可惜,我不是学她, 我这是上辈子的遗留问题。

我娘是心有准备地迎来死亡的, 所以她有充足地时间将遗产仔仔细细分配好。

大量的典籍包括来历不明的残卷, 给了合欢宗,备注是‘残卷里的内容不要乱试,否则我就是榜样’。

养颜美容、衣料饰品等东西给了我姐裴淼。

我姐当时问她:“不分给闺蜜吗?”

我娘说:“其实我是合欢宗里比较不重视打扮的人,没办法,天生丽质, 配得上我的东西太少。她们的库存比我多多了,我就不送她们让她们反过来鄙视我了。我也不跟你说虚, 这些东西, 你看得上就是你的, 你要看不上, 就先放你那儿, 等我儿子长大了你给他。”

……知道自己生的是儿子还给我?

后来我姐在我还是婴儿的时候就拿胭脂水粉荼毒我, 都是我娘怂恿的。

象征性地给了我爹和我哥一点纪念品, 剩下的就是留给我的了。包括各种天材地宝、修炼心得、丹药、符箓、法器、法宝、灵器,等等等等。一个元婴修士的家底,那是相当不俗。这些东西寄放在我爹那里,等我需要的时候再给我。

我娘寄放物品时一点都不担心我爹会贪污,虽然里面还有那么几件即使化神修士也得赞一声厉害的宝贝,但我爹现在多板正一人啊,一辈子的不靠谱都留在年少时期让孙前辈打磨漂亮了。

现在说寄放那就是寄放,自从知道我有成年人思维后,这些东西放他那儿对我来说就相当于不上锁的仓库,想什么时候拿就什么时候拿,想拿什么就拿什么。

阿娇粉面淡蓝衣小裙子演绎纯真

之所以没有直接部交给我随我处置,不过是因为我的修为太低,在宗内时还没啥,一旦出门,却就可能保不住这些东西。保不住倒也罢了,关键是还可能因此枉送了性命。

——不过我很少拿,因为,我需要的资源我爹就已经准备齐了,完不必动用我娘的遗物。

到现在为止,这些遗物我取用最多的,除了玉简外,就是各种小玩具了。我娘童年缺失,以至于元婴期了还喜欢时不时买一大堆凡人的玩具,买了玩了不说,她还收藏。她的玩具收藏记录了凡人界数百年的玩具变迁史。

☆、oo16_我娘留下的玉简

话唠如我娘,和我爹成为道侣后,两人的相处模式通常是我娘不停地说说说,我爹就安安静静地听听听。

啊,我爹是真听了。无论我娘什么时候冷不丁地问他句话,他都能应答,哪怕是敷衍的一个‘嗯’字,反正也没让问话落空不是?虽然这其实不能体现我爹有多把我娘放心上,更多的是体现出化神修士一心多用的扎实功底。

我娘一心多用的技能也炼得不错,一边对我爹音波攻击,一边还往玉简里灌内容,留下了大量的遗言玉简。除了留给我的之外,还送出去了很多——单从数量而不是从所占比例来说的很多——给她的故交们,很多故交们。

从我们这一家子到合欢宗的长辈、交情好的同伴、看好的晚辈……撒出去的玉简数量之多,我都怀疑我娘握有一个玉矿——后来我看遗产清单时现她真有,虽然这跟她使用玉简时的豪迈气势没什么关系。

我被这些撒出去的遗言玉简的数量震慑过,直到我从我爹那里拿到了我娘留给我的所有玉简,我表示麻木:这特么是拥有了一颗玉石星球吧?难怪在塑造我这个胎儿时会分心、会功亏一篑,单灵根变双灵根。就这话唠劲儿……同为话唠我就不评价了。

我娘的日常随笔是写在玉简上的。其实玉简的容量不小,但关键看人怎么用。就像u盘,早年几十的容量,如果光存文字的话,升级流大长篇也可以放十几本,要是放短萌文,那看一眼目录都要密集恐惧症作。后来几十几百g的容量,塞图片、塞音频、塞视频,视频标清抛弃,高清看不上,清都勉强,非要塞原画……那真是容量再大都捉襟见肘。

我娘的随笔玉简就是如此地追求内容质量,她不是在写随笔,她是在拍高质量的纪录片。光是我爹的‘衣着搭配方案及各方案优劣’她就用了十二个玉简,天知道他们真正相处的时间还不到十二个月。更别提什么‘如何投喂裴前辈’、‘与裴前辈交谈的正确方式’、‘裴前辈喜欢的双修姿势’……咳咳咳,老爹你给我玉简之前你多少也看一眼啊,没私心也不能到这个地步。

光看与我爹相关的玉简数量及内容,肯定以为我娘是我爹的脑残粉,但如果再看看所有玉简,那么就会现,她只是单纯的话唠而已。残是真有,粉就未必了。

说实在的,就我娘留给我的那些玉简,亏得是留给了我,以我过目不忘的金技能,以及初来乍到对修真界充满了好奇的心,再有孩童的身体带着成人的思维对儿童游戏没兴趣又没有成熟的身体可以做大人的事情最后只能多看书,才能够坚持将它们看完——包括非礼勿视部分,我保证我是怀着研究的态度去看的——真是太杂乱、太啰嗦、太重点不明……

如我爹那样的大能,其实也是后天训练出来的读加强记高手,就像福尔摩斯。但是这种大能肯定不会将这能力用在这些话唠玉简上,同样就像福尔摩斯宣称的绝不会让无用的知识占据自己宝贵的大脑。

好吧,我爹看都不看就把所有玉简交给我,可能不是因为他无私,而是因为他嫌烦。

——论话唠暗度陈仓的便利性。

我会以我娘为榜样,从现在开始留心记录。等我死后,我也要留大量的玉简——先我得找到大量的玉简将我脑子里的记忆库存搬出来——给我的后人,也许是我的儿女,也许是我的徒弟,也有可能是有缘的某某路人。

☆、oo17_再粗犷的人也有细腻的一面

我娘留给我的玉简乍看之下无所不包,仔细研究后——这“仔细”一般人,包括一般修士,都做不到——却会现她还是有分寸的。

比如,她虽然留给了我关于我爹喜欢的双修姿势,但那份玉简写得非常含蓄,而且是难得的纯文字不配图。可能她也怕玉简丢失——就她的玉简数量,这是非常有可能的——造成什么惊天动地的丑闻,所以这方面的内容她都写得比较意识流,保证即使被别人看到了,也只能当做趣闻聊聊而已,没有干货。

什么?怕丢失出事为什么还非要记录下来?话唠的痛一般人不懂,尤其是因为长相过于出尘脱俗而难以找到说话人的话唠,再没个泄渠道真得憋出事来。憋出心理疾病都还是小事,就怕病后报复社会来着。

我娘可是元婴期,她要是报复起社会来,那绝对不是‘血流成河’之类的词语可以形容的。

除了涉及**的玉简玩着春秋笔法外,涉及危险知识,比如,她是如何成功算计到我爹,又是具体如何塑造胎儿时的我,她都没有让我看到详细流程。此外,诸如秘境路线、哪里再过几十年有长成的灵植、某凶悍妖兽该如何斩杀等等知识,她也没有直接留给我。一部分送到了合欢宗,一部分给了我爹,还有大部分虽然给了我但却上了封印,上面标注着必须等我达到某个境界后才能逐步解开封印。

“虽然你的思想是个成年人,”我爹对我解释,“我也相信你有一定的自制力。但毕竟你上辈子只是个普通人,对修真界的规则非常陌生。一股脑接触太多远高出你实力的知识依然非常危险。所以我不会替你解封印。就按照姜琳的意思,达到什么程度就看什么资料吧。”

我对此没有异议,其实比起我爹来,我反而不怎么能相信自己的自制力。我要是真自制力好,说不定就不能投胎到这里来了,毕竟死的时间、方式不一样,可能投胎的路也不一样吧?

☆、oo51_徒步登山

在继续向上走的路上,我经过了不少困于不同幻境的考生。明明我是最先几个冲上石阶的人之一——站位问题,我到山脚之前已经有一拨急性子牢牢围在了入口,我只能说我没有被他们落下过一秒,但我肯定不是第一个冲上石阶的人——等我从我遭遇的幻境中出来时,已经有很多人跑在了我的前面。

跑最远的那一个……啊,他也被拦住了去路。

我收回眺望的视线,心下奇怪,这条登山路上的幻境到底是怎么作用的?虽然我在同修为等级的剑修中可能心性等级算不得好,但是也不至于差到连那些练气期都没进入的小孩都不如的地步吧?更何况就算我真有那么差,那为什么现在他们被幻境困住了,我走过同样布有幻阵的地带时却丝毫没受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