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下载黑屏请删除旧版app

☆、06208-渡过就是喜讯

那样好像是太见外了。我不怎么过脑的话会伤到你吗?比如我说猫智商低, 其实我真的没有发散的意思,就只是单纯地评价这几只跟我通讯的猫。

毛球:“那么为什么你在客观、单纯地评价完之后,立刻便发散地认为我可能受到心灵伤害了呢?因为不信任我的承受能力吗?如果你顺口说一句裴冰蠢, 你肯定不会专门跟裴冰解释你没有恶意。”

裴空:“过度的照顾、小心,就是不信任。”

我:“毛球,你相信自己的修为能一直与我在同一大等级吗?小随、裴冰和小剑是肯定与我一起升级, 而裴空他是口头上完放弃,你则是可能一起也可能跟不上,这样的不确定最容易导致不安。”

毛球:“我确实有些不安,且因为不安而有些敏感, 所以才会在此刻与你深究你口误的问题。这可能就是我的心魔了。”

毛球:“但有心魔不是坏事。灵兽的常规升级一帆风顺,没有心魔,一旦出现心魔、一旦突破心魔, 就意味着我可能突破我的等级天花板, 这是好消息。”

毛球:“渡不过去的劫才是灾难, 能渡过的劫则是喜讯。”

我带领我的灵宝和造物们给毛球鼓掌, 裴简卓出来摸摸毛球的脑袋。

毛球:“虽然我的修为依然有可能被你们抛下, 但在死之前, 我都会努力跟上, 在跟不上的时候也会从低修为的角度给你们分析事情提供参考。”

加油。我们一起加油。修为的不断提升以及交错,也许我们能成仙, 那时候就无所谓修为,也无所谓跟上与否了。

裴冰:“最终的落脚点目标怎么还是定得这么槽点太多?”

海边漫步的素颜女神牵动你心

小随:“天赋技能。”

我转回去看傻瓜猫们。

有几只已经成功脱身,剩下的即使已经脱力到叫都叫不出来了, 但还是没听我的教学,于是我只能替它们关掉恐怖视频,然后对它们说:“你们被淘汰了。需要我断掉通讯并抹掉你们身上的通讯毛吗?”

它们没有回应,只继续惨兮兮地哼哼着。我保持着它们不能收到我这边信息、只能我单向接收它们信息的通讯连接状态,以便我跟踪它们的心理创伤后遗症。

☆、06209-猫语

我向前面好歹自救成功的猫发了语音信息——我怀疑它们都不识字——对它们说:“不知道该不该恭喜,总之,你们通过了初轮筛选。就像这次的警告内容,这是一场非常危险的试验。随时允许你们退出。那么现在,请回应我,需要我抹掉你们身上的通讯毛吗?”

我:“还是换一种回应标准吧。愿意继续参与筛选的,请通讯告诉我,如果一天之内我没收到通讯,那么便默认其弃权,我会去掉弃权者的通讯毛,也就是弃权者不能再联系我。我想,如果不愿意继续参与这事,应该也不愿意保留这个功能吧?毕竟即使我之后什么也不做,你们一想到联系我便也会想到那恐怖的画面。”

最先自己断开通讯的猫回复我:“我参加接下来的测试,直到成功或者死为止。”

也有些猫表示,反正都是死,比起被吓死来,它们还是更愿意选择平静地死。

还有些猫说,它们虽然放弃了,不过它们会把消息和危险度继续传递出去,让愿意接受的猫来接着尝试。

疤脸猫终于又联系了我,它说:“我不参与这个筛选,我只是来将一些不愿意直接联系你的猫的意思转述给你。它们说,在你将恐怖视频放出来后,它们对这个筛选或者叫试验反而有了实感。历经巨大的风险,得到巨大的利益,很公平。”

疤脸猫:“谢谢你把风险明明白白地展示了出来。”

我:“我应该说不客气吗?”

疤脸猫:“虽然你是自私、虚伪又残忍的人类,但还算实在。”

我:“虚伪和实在是矛盾的,你确定你在用词的时候理解了词义?”

疤脸猫:“为什么你在喵叫的时候非要掺入人类的用词习惯呢?难道你没意识到我说虚伪和实在的时候,与人类的这两个词的意思不一样?我表达的是猫的意思。”

……啊?

毛球:“不用看我,我的词典是人类式的。”

呃……纯猫用语好像是超出我的知识体系了。云霞宗研究的灵兽语言,要么是独立于人类语的另一个体系,要么就是人类语,即使交互也是类似‘好a’这样的双语混合,而不会是一个好字从人和灵兽口中说出来,除开立场、心情等主观因素外,还有客观差别。

☆、06210-弱

我诚恳向疤脸猫请教:“如果我想从头开始学猫语,面彻底地学,该在哪里或者向谁学?”

疤脸猫:“你的猫妈妈。”

我:“没有呢?”别说我没有,毛球妈也不知道去哪儿了,下了蛋就不管,太不负责任。留在蛋壳里的传承有修炼相关的,有觅食相关的,有卖萌相关的,但毫无猫语相关的。

裴冰:“因为那位猫妈妈是将儿子交给修士养,只需要保证儿子能听懂修士的意思,而不需要儿子与普通猫打成一片。再说就算毛球哥哥要亲近猫也是亲近灵兽,跟凡兽猫语有什么关系?”

现在不就有关系了?

毛球:“我从蛋壳里得到的知识传承不多,感觉上生我的猫比较弱,它能在蛋中留的传承总量很少,所以它只好选择特别重要的留,相对不那么涉及生死的就交给我自己去摸索了。”

毛球:“也有可能弱的不是生我的猫,而是我。可能我刚出生时很柔弱,所以装我的蛋的强度上限也很低,无法承载太多。”

小随:“有多弱?”

毛球:“弱到跟剑修峰的石头差不多吧。可能我不是在裴峰上被生出来的,我可能是生在其他地方。生我的猫在生下我后以为我死了,所以便扔下我离开,它没有给我选择裴峰。”

毛球:“是我自己,踩在死亡的临界上被裴峰,或者被裴林的气息所吸引,然后慢慢地滚动到了裴林的门前。可能我滚了很久,以年计算的久。滚动速度非常慢,和裴峰上被风吹动的石头差不多慢,所以才能没被裴林察觉地靠近了他。”

毛球:“我觉得裴长老应该是注意到了我的靠近的,但那时可能因为我的生命气息弱到与石头差不多,所以裴长老就当我是石头了,或者觉得我滚着滚着就真的会从生机微弱的蛋变成死蛋,也就相当于成了石头。”

毛球:“结果我竟然坚定地滚到了裴林面前。裴长老在诧异之余觉得没必要在裴林还那么小的时候告诉他我在死亡线上的挣扎过程,所以便只含混地说是我选择了裴林。”

你想起你破壳前的事情了?

毛球:“就逻辑推测一下。”

裴空:“猫星的逻辑吗?”

毛球:“我们现在不就在研究猫的逻辑吗?”

☆、06211-哲猫

疤脸猫回答我:“如果在刚出生时便失去了猫妈妈,那么即使很快被其他猫收养,也会出现常识断层。要是被人收养,那么关于猫常识的欠缺很可能便无法修复。”

疤脸猫:“因为猫崽最初的学习方式是模仿,而且猫崽身边越是有联系紧密的大猫,模仿学习的效果就会越好。如果那个关键时刻身边只有陌生猫,那么便还得先适应陌生猫的气息,而由于那个适应时间的存在,便可能导致错过最佳模仿年龄。”

疤脸猫:“基础是非常重要的,猫的幼崽期可比人类短多了,稍有差池便可能错过关键点。”

我:“如果我假扮猫崽骗一只刚生崽的猫照顾我一段时间,我能学到基础吗?”

疤脸猫:“当然不能。模仿阶段的重点又不是成年猫做了什么,而是幼猫下意识的模仿,关键在幼猫。你骗过成年猫有什么用?你得骗过你自己。”

疤脸猫:“如果你能打从心底觉得你是刚出生的猫崽、觉得所见的一切都陌生、觉得只有面前的猫妈妈稍微能带给你一点安感,然后你不由自主地模仿猫妈妈的所有举动,你才可能学到猫崽式的基础。”

我:“所以如果想用这招,我就必须失忆。”

疤脸猫:“不够。失忆的生物在看到一些东西时是会有熟悉感的,不是然陌生。刚出生的猫崽对一切都是陌生,是完完的从未见过。”

我:“你这么肯定,难道你遇到过伪装或者真实故意失忆的猫或者人?”

疤脸猫叹了口气:“在追悔莫及中不惜一切去挽回失去的生物太多了,但挽回的结果往往只是得到更多后悔。”

疤脸猫真是一位哲人,不对,该叫哲猫。

我:“你喜欢吃豆子吗?如果天天只吃豆子,你能坚持多少天?”

疤脸猫断掉了我通讯——它倒是似乎对断通讯操作没有陌生感,说明它与我联系前是真经过了深思熟虑的,不像别的猫那么冲动。

所以,也许我还是可以期待疤脸猫将真正适合参与这场变异试验的猫介绍给我?

不过截至木夕回来,找猫的事情还是没有实质进展,而且大概是因为第一批猫被惊吓得太狠,所以暂时也没有新的猫联系我。

木夕回来后首先说:“那个大壳,如果确认了他的安性,可以考虑邀请他加入我们团。他的实力和头脑都很强。”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